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支导弹快艇部队300名老战友昨在

2018-12-01 06:13:47

支导弹快艇部队 300名老战友昨在扬州聚首

老战友相聚道不完的心里话 程曦 尹德勤 摄艘21型导弹快艇在舟山牛轭港海面进行试航201大队导弹快艇正在海上进行编队训练发射导弹一瞬间进行反潜火箭弹发射为战士举办婚礼  阅读提示  在中国海军史上,快艇第201大队是一座里程碑。这支组建于1959年的支导弹快艇部队,为新中国海防铸就卓越功勋。昨天,原201大队近300名老战友相聚扬州。  在201大队先后服役的扬州人有四五十名。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他们把青春、才智,奉献给了万里海疆,实现了中国导弹舰艇零的突破。  前苏联撤走专家  独立装备艘导弹快艇  1959年9月,根据中国和前苏联签订的“二·四”协定,中国海军开始筹建导弹快艇部队。  1960年3月17日,海军电令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快艇第201大队”。可是苏方背信弃义于1960年7月单方撕毁合同,撤走专家,加之中国遭遇连续三年困难时期,给快艇第201大队的组建带来极大的困难。  《支导弹快艇部队简史》执行副主编郑晓航介绍:“当时,中方人员一边跟着前苏联专家学习,一边熟悉、冲印、翻晒图纸。苏方人员用俄语讲,中方翻译用中文写在黑板上。”  他说,当时国家经济极度困苦。“学习用的纸张都是毛边纸。”由于当时导弹快艇在前苏联也是刚刚试制生产,有的前苏联专家对技术也不太懂。加上中苏矛盾公开化,有的专家不愿传授。  1960年7月16日,前苏联政府突然照会中国政府,宣布撤走在华专家,并撕毁数百个合同,停止供应重要设备。事实上,早在当年6月,驻芜湖造船厂的前苏联专家就开始撤离了。  原定于1960年8月下水的1号艇,遭遇变故。“前苏联专家撤走前后,艇员连实物也看不到。如雷达、自动舵、指挥仪等仪器,要接触的话,必须经过多重审核同意。”针对这一情况,201大队自己编写了《导弹快艇部署表》,明确各战位分工,虽然接触不到实物,但可在地上画图画圈模拟操演。  1962年8月,1号艇建造安装完毕。这是中国坚持独立自主,仿制装备出的艘导弹快艇,被誉为“种子艇”。  “接回来时,出于保密,用帆布蒙着。”郑晓航说。  首次导弹发射试验  先用动物模拟,后实弹发射  1965年10月到11月,1号艇由旅顺港起航,自航到达葫芦港,在海军试验基地的组织下,进行了“上游1号”导弹的发射试验。这是中国人民海军首次进行导弹发射试验。  曾在舰上服役的马希忠介绍,当时发射的枚导弹是模拟弹,主要试验助推器,看是否能点火引爆,以及发射导弹对艇体和人员有没有损害。导弹发射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艇员们转移到另一艘登陆艇上。在1号艇发射筒和战位都装有猪、兔、狗、猴等动物。为了防止万一,采取遥控发射,将发射电缆、发射按钮和电源拉到遥控艇上。  大家在登陆艇上屏住呼吸。倒计时结束后,导弹嗖地射出,火光弧线飞向天空奔向前方,水柱霎时腾空而起。现场顿时沸腾了,人们相互道贺。  试验基地动物室对小动物们进行了检测,发现它们除耳膜受震动,其他一切正常。  枚导弹发射成功后,紧接着第三天就进行了第二枚导弹发射,是不带战斗部的实弹发射试验。这次发射艇员直接进入各战位,在渤海湾进行自航发射。导弹呼啸而出,成功命中靶标。一连数日,大家高兴得像小孩过年一般。  导弹齐射试验惊险  艇员负伤仍紧握操作仪  在导弹齐射试验时,枚导弹发射出去,艇体狠狠地震动了一下,一股强大的气浪将指挥室右舷舷窗外的铁护盖掀翻,有机玻璃舷窗也被气浪给震破了。滚滚浓烟顿时灌进指挥室,相互看不见人影。有人认为口令下错了,要立即停止发射。艇长想到的是,这次齐射试验意义重大,如果返航,就要浪费一枚导弹,还得重新齐射,会给国家带来损失。虽然右舷有机玻璃窗震坏了,但是左舷还是好的,而且艇速正常稳定,机械仪器状态良好。在此情况下,艇长沉着操艇,发射了第二枚导弹,艇未受任何影响。  在按计划返航时,大家才发现主机操车兵的眉毛和头发烧焦了,鼻梁破了两个洞,鲜血直流。而他负伤后仍双手紧握车钟手柄,保证了齐射任务的完成。还有一名电航兵身负重伤,头部被玻璃划破。艇靠码头后,伤员立马被送往医院治疗。  1974年,南越反动当局蓄意向中国挑衅。我方进行交涉,南越当局置之不理,变本加厉。201大队领命准备7艘导弹快艇南下支援南海舰队对越作战。1974年1月20日,南海舰队西沙自卫反击战胜利结束,201大队紧急备战任务才解除。  此次是201大队组建以来规模的一次以实战为背景的备战。接着,201大队投入了反击南朝鲜当局和日本政府的挑衅。直至事态缓和,才解除战备警报。  晕船呕出黄水  四五十摄氏度高温连续作战  曾在舰上服役的人们,回忆起当年的日子,仍然记忆犹新。  王立波回忆,虽然当年经济困难,生活艰苦,但是大家吃大苦,耐大劳,连续作战,不怕牺牲。  “遇上恶劣海情,战艇就像一叶孤舟,一会儿被推上波峰,一会儿又被抛入浪谷。”赵春光说,艇吨位小,抗风力弱。  陈寿生称:“晕船呕吐的滋味,陆地上的人难以想象。食物吐光后,肚子里的黄水都吐出来了。”有的人,还会小便失禁。即便如此,战士们仍坚守战位。  “我们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孙永刚当过轮机兵,“我到201大队不到一个月,就要执行往葫芦岛送弹任务。”机舱里本就狭小,里面都是机器,温度非常高,达到四五十摄氏度。“浑身都是油和汗,热得只能穿一条裤衩。噪声又特别大,面对面说话都听不到,只能挨在耳朵边说,甚至还要靠打手势。”孙永刚呕吐得不行,和艇上的战友一样,靠着顽强的毅力支撑着。“,我一边扶着扶手,一边操作。”快艇从当天下午六七点起航,一直到第二天上午才抵达。  张文阁称,有个艇员,父母早亡,还有个妹妹。“党和国家培养了他,他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被评为学雷锋标兵。”  艇员们常年在外。“一次,一位水兵就在宿舍里举行了婚礼仪式,非常简朴,搬了几张长条桌子拼在一起,放上点花生瓜子。”郑晓航是这对新人的证婚人。  300老战友聚扬州  201大队有四五十名扬州人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刚刚组建的201大队就配合长春电影制片厂拍过故事片《第二个春天》,由着名演员于洋、杨雅琴等主演,反映的是21型051艇试制和试航。  1986年6月至8月,北海舰队指示201大队配合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纪录片《钢铁长城》,展现导弹快艇部队的雄风英姿。  1988年10月,经中央军委批准并受解放军总部委托,澳大利亚国际友人来华拍摄电影纪录片《钢铁长城》。201大队领命配合拍摄。  新时期,对国防装备提出了新要求。1998年9月,201大队正式撤编。老战友们虽心怀不舍,但由衷支持国家“大海军”蓝图。  当年的热血男儿,如今有的已是一头华发。“少小别家去从戎,转战碧海南北中。青春献给导弹艇,至今皓首情更浓。”从2004年起,老战友们每年都要相聚。今年,近300名老战友首度集体来到扬州。  先后入伍201大队的扬州人有四五十人。王晨和吴建明是1979年至1983年在201大队入伍的。王晨说,201大队磨炼了自己,这是一生中珍贵的。“茫茫大海无风三尺浪。一次遭遇台风,码头移位,大队驻地一片狼藉。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下,201大队重建再塑辉煌。”  201大队虽已撤编,但誓死捍卫祖国万里海疆的大爱精神融入了新时代。   桂国

超纯水设备
五莲红
投光灯电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